2019-05-19 19:21:25新京报 编辑:樊一婧
原创版权禁止商业转载授权

遗体火化师魏童:我的工作不仅是份技术活,更是个良心活

2019-05-19 19:21:25新京报

他已经为殡葬行业贡献了12载春秋。

新京报讯(记者 王姗)提起魏童,也许你知道他是个有名的火化师,今年37岁,自2007年从部队转业来到八宝山殡仪馆基建办公室,再到进入火化室,他已经为殡葬行业贡献了12载春秋。


但今天的魏童,却是一个你不太熟悉的魏童。“朋友们跟我开玩笑说:你在‘演艺圈’混得不错呀!”魏童开心地说道。这一切,都源于他参加了2019年市委社会工委市民政局“五月的鲜花——中国梦·劳动美·民政情”职工文艺演出。


从火化室到“演艺圈” 他说“感觉挺新鲜”

 

舞台上的魏童身着一袭制服,显得十分精干。爽朗的声音、大方的表演,赢得了观众的阵阵掌声。


“我叫魏童,是八宝山殡仪馆的一名火化师。随着时间的变化和对殡葬行业的了解,使我明白,干好这一行,不仅要有过硬的专业技术,更要有一颗对生命的敬畏之心……”台上的魏童熟练地讲述着,却不知台下的他却曾为这一段表演忧心不已。


谈起舞台背后的故事,魏童显然有不少回忆。“刚开始接到这个任务感觉挺新鲜,毕竟是脱离本职工作岗位,能够见到民政系统其他岗位上优秀的同事,大家彼此可以做个交流。”

 

但是新鲜之余,挑战也接踵而来。“第一次上台真的紧张”,魏童说:“这不像平时开会面对的就是那么几个人,现在台下那么多观众……”魏童坦言,刚开始排练的时候,他总是说着说着就把台词就忘了,再加上导演有些凶,更不免有些胆怯。但时间不负有心人,一遍遍地排练、一次次地重来,魏童在舞台上的感觉越来越好。

 

因为总在朋友圈里看到魏童发出关于排练的消息,朋友们都开始“调侃”起这位“演艺圈新星”。可大家不清楚的是,魏童不久前刚刚做完心脏支架手术,如今还处于恢复期。“其实身体还是有不舒服的,但是既然做了,那就要坚持,还要做好。”

 

这种坚持,来源于魏童长期奋斗在工作一线的经历。无论如何,在本职工作岗位也好,在“演艺圈”的舞台也罢,他追求的都是品质、是精益求精。

 

“殡葬行业最累的是殡仪馆,殡仪馆最累的是火化室”

 

谈起自己的本职工作,魏童最常说的就是这句:“殡葬行业最累的是殡仪馆,殡仪馆最累的是火化室。”确实如此,若有亲朋好友去世,可以不来殡仪馆举行告别仪式,也可以不来这里寻求其他服务,但是火化遗体却无论如何都绕不开殡仪馆。因此,魏童所在的火化室是整个八宝山殡仪馆最累的地方。

 

北京市近1/4的遗体火化任务在八宝山,每天平均有60-70具遗体火化任务,每一具遗体需要1-1.5小时的处理时间,再加上火化时间通常集中在上午,这使得魏童和同事们更为忙碌。

 

“每天早上是我最精神的时候”,魏童说道:“别看我才三十几岁,也是个年轻人,可我的‘生物钟’完全是老年人式的,每晚很早就睡了,不然早上4点哪起得来?”


面对这样的节奏,魏童并没有什么抱怨:“为百姓服务,就必须满足百姓的需求。所以即使我们的工作要求全天24小时、全年365天都要有人在位,我们也无怨无悔。”

 

或许在常人的认知里,殡仪馆是一个冷漠阴森的地方,火化室更是一个尘土飞扬、让人望而生畏的地方。但事实并非如此,火化室其实不仅干净整洁,还灯火通明。虽然这样,也不意味着这份工作很轻松。


在遗体火化结束的时候,火化炕面的温度相当高,工作人员需要待冷却到一定程度后进行纯手工作业,高温烘烤的程度可想而知。“我们大家常开玩笑,说这个工作冬天里是‘冰火两重天’,胸前被炕面烤着,身后凉风吹着,前后对比简直太大。至于夏天,那就彻底是个蒸笼了。”魏童介绍道,工作室里并非没有空调系统,只是炕面的温度太高,使得空调系统的作用几乎为零,所以他和同事在工作中总是汗流浃背。

 

“正如殡仪馆和火化室不像常人眼中那样阴森,我们从事殡仪行业的人其实也完全不是冷漠、诡异又阴暗的。相反,我们其实很热情。”魏童解释说,因为殡仪行业的工作人员所服务的是逝去亲友的人群,面对对方的悲伤情绪,他们必须隐藏起自己的情绪。“实际上,我们十分开朗,而且更加喜欢交朋友。”

 

“希望孩子将来能挺直腰杆说‘我爸爸是一名火化师’”

 

在家人眼里,尤其是在长辈看来,殡葬行业的工作并非一份理想、体面的工作,“即使回家种地,也不去做这种工作”——这是魏童妈妈曾经的态度。

 

面对家人的不支持,魏童不是没有犹豫。毕竟从一身帅气军装、走到哪都自成一道风景线的军人,到从事一份常年跟逝者打交道的“非主流”工作,怎么可能完全没有落差?“刚进这行的时候,我跟朋友只说自己在民政局上班,都不说具体是干什么的”,魏童说:“既然大家普遍介意,干吗还要说出来‘恶心’人呢?”

 

说到这里,魏童表示心里也是委屈的。可越是如此,他就越想把这份工作做好,希望得到别人的肯定。功夫不负有心人,2015年,魏童在民政部主办的全国首届遗体火化师职业技能竞赛中获得特等奖第一名。那天,魏童在微信朋友圈里分享了自己获奖的消息。出人意料的是,看到这条消息的朋友们不仅没有鄙夷,竟还纷纷转发,这让魏童喜出望外。“大家对我工作的支持与肯定,说明了普通大众对殡葬行业的接受程度越来越高。” 

 

或许有人觉得,跟逝者打交道的工作“阴气重、损阴德”,但是在魏童眼里,火化工作是一份需要良心才能干好的工作。在火化工作进行中,有的家属嫌时间长、程序多、速度慢,总会催促“快一点,快一点”。遇到这种状况,魏童会这样答复:“您其实应该要求我们慢一点,只有这样,才能保证为逝者提供人性化的服务,保证对他们的尊重。”

 

或许正是魏童在工作中的优异成绩和大爱精神影响了家人,他们早已不再反对他从事这项工作,只有尚不满五岁的女儿还对爸爸的工作懵懂无知。对于这个指着殡仪馆说“这是个庙”的孩子,魏童有一个愿望:“我希望,等我的女儿长大后,可以挺直腰杆告诉大家:我爸爸在八宝山殡仪馆工作,他是一名火化师。”


新京报记者 王姗 编辑 樊一婧

校对 陆爱英

 


 




点击加载更多

    • 一天
    • 一周
    • 一月
       回到PC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