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02-12 21:44:49新京报 记者:周世玲 王洪春 编辑:张太凌
原创版权禁止商业转载授权

植物园工作人员的春节:野外考察、数据与论文

2019-02-12 21:44:49新京报 记者:周世玲 王洪春

春节假期,仙湖植物园有不少工作人员仍然忙于工作。或在外采集植物,或在电脑前分析数据,或在实验室跟进论文。

正月初七,法定节假日结束,返乡过年的人们再如潮水般涌向城市。深圳市中国科学院仙湖植物园科研中心职员李凌飞也按时来到办公室,不过今年春节他并没有回江西上饶老家,而是隔一两天就出现在植物园里。他打算趁无琐事打扰,加快手中科研项目的进展。

除了坚持岗位的李凌飞,保育中心职员王晖直到正月初四、初五还在广东英德市做野外考察。春节假期,仙湖植物园有不少工作人员仍像他们一样忙于工作,或在外采集植物,或在电脑前分析数据,或在实验室跟进论文。


深圳市中国科学院仙湖植物园。    图片来源/仙湖植物园官网


植物收集“不能停”



始建于1983年的深圳市中国科学院仙湖植物园是一座集植物科研科普、物种迁地保存与展示、植物文化休闲以及生产应用等于一体的多功能风景园林植物园,也是深圳市唯一进行植物学基础研究、开展植物多样性保护与利用等研究工作的专业机构。


王晖常去野外收集植物和采集标本,春节的这次英德之行,也是带家人散心时顺道做些工作。“他们看看(风景),我去收集点植物园需要保育的植物。”

在一起多年,妻子已经习惯出门旅行时摆在酒店里的密封袋。幼小的植株放在这里面,好成活。王晖每晚还得花时间像吹气球一样往里吹气,人呼出的气体饱含二氧化碳和水汽,“吹到(密封袋)里,很适合植物生长。”得益于栽培技术的提高,这已是比较简便的维持植物短期存活的方法,若是搁在以前,植株得带土,非常沉,还弄得房间很脏。

王辉说起已走过的省市,“那就多了。”广东、广西、四川、云南、贵州、西藏、湖南、福建、江西、浙江……如数家珍。此外,马来西亚、越南、泰国、缅甸和马达加斯加等地也有他的足迹。不过,令他最为难忘的经历仍是刚入行不久时,去西藏林芝市察隅县的考察。

那是2009年9月,他们一行八九个人,加上几名挑夫和四匹马,沿路采集标本和收集活体,足足走了四天山路才走到保护区中的保护站。由于预备食物不够,返程时他和另外三名同事先行出山,带着几根火腿肠赶了40多公里山路,终于在天黑前赶到公路边乘车回县上。等到晚上洗澡时他才发现,两只脚的大脚趾盖都走掉了。“因为要赶路,脚都走麻木了,所以你是感觉不到痛的。”

王晖强调,植物收集不能停,“一停的话,就倒退了。”像仙湖这样保存植物物种较多的植物园,如果三年不开展植物引种工作,园里可能会减少三分之一,“就是要不停地收集、繁殖和更新。”


2009年9月,王晖和同事在西藏林芝市察隅县进行植物多样性考察与标本采集。    受访者供图


加班都是“自愿的”



光把植物种源保存下来并不够。对于各种植物的了解,需要保育与科研相结合。科研中心的李凌飞就是做园艺植物基础研究的,包括花型、花色改变等。

对李凌飞来说,春节假期正是可以清清静静做研究的好时机。由于仙湖植物园还承担公益性的科普工作等,科研并不意味着整天泡在实验室,偶尔也需要帮忙布置会议、花展、开放日等活动现场。少了这些繁琐的活,“这几天能安安心心做自己的一些工作。”数据分析倒是能在家处理,但隔一两天还是要到园里照看植物。兴趣所在,他并不将此视为负担。“我从来不说是加班,都是自愿的。”

2015年毕业后,李凌飞一直留在深圳工作,如今已在此成家立业,父母及其弟弟则在江西上饶老家。假期短暂、车票难抢、孩子太小不方便远行,种种因素限制,他已连续两年春节未回老家。上一次归乡,还是2018年五一假期。那时,他的父母第一次抱上7个月大的孙女,也是迄今为止唯一一次。

其实,妻子生产前,父母曾主动提出来深圳照顾。但李凌飞担心老人家不适应,自己一手揽下了所有的活。同事们惊讶于他能一边工作,一边照顾初生婴儿和坐月子的妻子,他自己只轻描淡写的一句:“稍微辛苦一点。”不会做调理产后身体的饭菜,就通过网络等渠道去查。其实,前几天非常痛苦,“基本上睡不着觉,因为小孩晚上会吵闹。一个礼拜后就规律一些了。”

平日里,李凌飞会和父母通电话。有时候一周一次,有时候两三周一次,话题多集中在父母身体状况、农作物长势和大家的共同焦点——小孩。想孙女的时候,父母也会打开微信视频看看,不过信号不太好。“我心里还是觉得,和他们(父母)互动有点少。”工作以来,每年最多能回去一次,错过春节这一次机会,他想着:“年后我们再找个时间(回老家)。”


2018年12月,李凌飞在2018年中国植物园学术年会上作报告。    受访者供图


科研好比“做保洁”



董珊珊德国留学回国后,于2015年7月到仙湖植物园工作,迄今参与了多个植物科学研究项目。近两年,其所参与的一个项目为国家自然科学基金的面上项目——早期陆地植物线粒体基因组进化研究。目前该项目已经完成野外材料采集、实验室数据收集和分析等工作,处于集中收尾阶段,已发表8篇SCI论文,项目总计将产出12篇研究论文。为此,她近期有点忙,除了除夕下午和大年初一上午在家,过年其他时间都要回实验室写论文。

不仅仅是今年,自从来了仙湖植物园工作后,董珊珊连续四年春节都没回陕西老家。董珊珊说,主要还是跟项目,项目节点会忙,比如近期项目收尾就是一个节点。

2014年毕业之时,董珊珊就和大学同学结了婚,现育有两个孩子。丈夫在国外工作,因而一年之中两人聚少离多。这也是董珊珊除夕下午待在家的原因——当天丈夫在家。由于工作忙碌,家中的两个孩子平时公公婆婆帮忙带着。会不会因此疏于照顾?董珊珊认为,陪伴和时长并不完全画等号。虽然不能做全职妈妈,她基本每晚8点准点回家,给孩子读2个小时书。今年,她又给自己和孩子各自买了一百本书。

“让自己成为什么样的人,比希望子女成为什么样的人更重要,妈妈应该成为子女的榜样。”也因此,第二个宝宝出生时,正是处于项目比较忙的阶段,为了兼顾孩子和工作,有一段时间她常常三四点就要起床。

对于科研工作,董珊珊觉得有一种使命感,她不敢松懈,只想埋头做好分内的事。她拿保洁员类比自己的工作,保洁员要每天兢兢业业,把地扫干净,科研工作者亦如此,要每天跟进项目进展,“全神贯注就不累。”

新京报记者 周世玲 王洪春    编辑 张太凌    校对 刘军

点击加载更多

    • 一天
    • 一周
    • 一月
       回到PC版